就用iPad

機緣巧合,有幸得到一部 pad pad。問我爽不爽?當然爽啦。一直以來自己都不怎麼願意花錢買這類型的咚咚,這次算是滿足了一部份的虛榮心。 短短兩個星期,我已經花了 22美元在工作、遊戲、文件的軟件…當然是遊戲佔了一半,呵呵。 現在在這裡,我臨睡前可以看電子版的漫畫(我還是喜歡手持書本),可以解解漫畫癮子啦。 9.7寸,很適合玩遊戲,不過不是那種賽車之類的。因為 pad pad 挺重,玩久了手會酸。不過那些 board game、strategy game、card game 還是很適合的! 我的 iPod touch...

语录

方便之门代表可以随便进进出出的 别做是一定会做的 要做不一定会做的 没说等于不知道 说了不清楚等于不需要知道 别人的咚咚可以尽情使用 还有空间就表示可以随手放下 别人不用,代表窝可以永远使用,然后慢慢变成我的 一个‘勿删’就代表永远不能删

你排过来这边啦

排队买饭的有大约10人左右,还有两个就轮到我了。 突然,旁边多了一对来意不善的一男一女,看样子应该不是学生。两个在那边用手指指指点点。然后用应该是潮汕话来和卖饭的阿姨说要这个菜要那个菜。 排在我前面的小妹妹有点‘无奈’的马上转移到旁边没有人在排队的‘套餐专窗’去。好啦,轮到我了,就让那个一看就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先拿菜。 我就和卖饭的阿姨说:“我要教师套餐,谢谢” 卖饭阿姨:“好的,让老师们先拿,你等一下” (哇~我突然间很感到很无奈⋯⋯) 我:“我也是啊⋯⋯” 卖饭阿姨:“哦,好” 然后自然就轮到我指指点点。 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那你就你排过来这边啦⋯⋯” 我没有看他,也没有睬他。 你要吃饭,学生也是要吃饭。学生们都有排队买饭,你这个为人师表的,这个摸样不觉得有点误人子弟吗?你们的‘文 日月 国家’怎么啦? 不过,我看到那个‘教室专窗’的标题,erm… 是否这个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是对的呢⋯⋯? 有点纠结的说⋯⋯

事件

曾告诉自己:“要更新《自言自语》” 然后就“erm…今天有咚咚想写” 接着“迟些写应该也可以” 后来“反正就一堆事一起写也好啊” 可是“什么事情应该写呢?” 就是“这些事情该不该写?” 不懂“标题该什么好⋯⋯” 发觉“erm…你好婆妈了” 好啦,咦咦哦哦了一段,可以写了⋯⋯ 可是心里想要看看戏⋯⋯

继续梦 · 博|相信

PS: 我按下’Publish’后,他们统统被我叫醒⋯⋯yeah yeah~ 从惯例的庆功宴回到酒店后,汕头三猛男倒床就睡着了,呼噜交响团正‘热血’的演奏中。大家为这场‘呼噜交响团演奏会’公开练兵了好久,今晚终于演出了。 看着大马中文部落格祭长大,看着四年来四批的黑砖一一地送出,心里总是默默的高兴。嘿,又圆满结束了~筹委从再熟悉不过到新面孔的出现,嗯,the ball is rolling and growing。 虽然现在心情很平静的坐在酒店lobby上网,我知道我其实期待着第五届、第六届、第七⋯⋯ =D

心情

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平静吧?不知道,毕竟刚刚才从赤红的波动线上慢慢的驯下⋯⋯ 有点饿了,要找吃的去⋯⋯

无聊聊天

听着友人给我的一个网络电台,和认识了三年的友人聊天。 她说我们俩人很无聊。无聊⋯⋯哈哈哈⋯⋯想了一阵,要怎么无聊的聊天? 无聊的聊经济?工作?政治?八卦?娱乐新闻?旅行?坏话?老板?上司?男人?女人?计划? 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无聊后而发生的吧?无心的力量,总会胜过那些假假有心认真的力量吧? 不知道,我的确有点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