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90年代,王菲的《出路》有一句:⋯⋯听说 1999 年是世界末日⋯⋯ 那时候完全没有什么世界末日的概念;接着有了 2010 这部电影,有了很奇妙的末日感觉;在 2011 年 12 月 31 日的监考,有一个考题是 2012 不是世界末日的文章。 天啊,什么啊,如果还真要世界末日,就算是明天我们也无能为力,不是吗? 所以,要好好的活下去,要努力的活下去,要高兴的活下去,要不后悔的活下去!

废话

距上一个文章已经是两个月了,有好些朋友都会问一句:“喂,你好久没 update 你的 blog 了。” 两个月,61 天,1464 小时,基本上可以发生好多好多好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心里一直在‘草稿’着好多好多的咚咚,几乎所有文章都‘草’到一半,心里就有了放弃的感觉。 为什么放弃?不懂,或许是一些我觉得我还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也不想多一事,加上学校的死人网络中心的过滤器,让《自言自语》更慢。曾想过把这个博客转型成科技,可是我连 techniama.com 我都没有发布过一个文章,歪想会转型成功⋯⋯ 傻猪今天已经成功找到工作了,很替她高兴。虽然以后的工作应该会经常加班,可是与其让她做一些她不喜欢的工作,倒不如让她试试她想做的。 公事吖,没什么。顶多是学生,更可能是自己八卦而已。看着学生成长,分享自己所知道的,和他们争执一些话题,其实蛮享受的。有些时候看到一些不顺眼的,还是笑笑就好,毕竟有些咚咚不是我说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说过,能听就听,要不就算。大家都是成年人。 下一个文章,要在两个星期以内发布。恩,应该可以的。

当时的苹果

‘我喜欢的是你’,这句话第一次从我口中说出来了,那年我中四。记得是傍晚 7 点多在路边的一个电话亭。不过她已经嫁为人妇,而且快要做妈妈了。不过,这次写的不是她。 小学时代的我,随着父母转了好几所学校。当时是还很怨恨为什么老师要把我分配到最后一班去,不过也好,小朋友就是容易混在一起。我当上了班长,后来就领着一群小鬼头一起胡闹、打打架(总是输),被老师鞭还是嘻皮笑脸的。笨笨的还不是因为希望能够把她的眼球引过来。 可是后来发现,这种方法真的很笨,我只是眼中的一个坏孩子。没办法,只好转转形象,变的乖巧一些,斯文一些,有机会就坐下来一起八卦。慢慢的,我终于成为(好?)朋友。接着,有事没事都会出现在她左右,到前面坐下来一起念书(当时很‘兴’全班坐在班前面念书的),我总会有意无意的坐在她旁边。20分钟的休息时间,也会混到她们一群女生去,都是想要多接近她一些。就这样,我‘鬼鬼祟祟’暗恋她直到小学毕业。 中学,有一年我们再次同班,还是仰慕着她的我,微微燃起的小小的希望⋯⋯ 可惜这次的安排是要告诉我,她已经有很要好的男朋友了(后来成了他们结婚了)⋯⋯ 图片取之互联网

上电视上电视~!

卖花的,一定会赞花香~~ 况且还真的很香,呵呵~~~ (^_−)−☆ 这次有机会在 eTV 献丑,还真谢谢 Jerry, Sam, Yan 和 eTV ~~ 下面是已经出街的,一定要 support support~~ 攝|玩|天|下《第三話》敗家樂。 攝|玩|天|下《第二話》日光行。 攝|玩|天|下《第一話》京都遊。...

距上一篇文章有一个月没有更新了。 每次睡觉前或洗澡的时候,脑袋瓜里总想到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有些咚咚还是藏在记忆的抽屉里吧,因为如果一直出现 Password Protected 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不再是一個人的生活了,傻豬的習慣還和我差不了多遠,得慢慢磨合。 繼去年的蘇州,今年的杭州,現在的上海,還有好多琳琳碎碎的照片要整理。也有好多的工作堵在我手上。加油加油加油! 杭州三人行。

假期

嗯,等下就要重遊杭州。 不同的是,這次有朋友同行。 舊地重遊,又會有怎麼樣得體會?尤其是這個時刻。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