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次

印象中曾经中断《自言自语》三次。这次该是最长的一次,距上个文章有半年多了,这段期间甚至没有怎么去浏览朋友的博客了。今天用了两个多小时去更新 wordpress 和模版。没什么,旧版本就容易被骇,心里害怕。

吾开心

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一个大头虾的人,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好微弱, 一直以来都从来没有需要好好照顾的人, 一直以来都没有觉得会有人在意自己的心思 吾开心⋯ 都是因为我自己的自以为是, 都是我自己的无聊顾虑太多, 都是自己没有好好去照顾她, 都是我自己⋯⋯

在乎

让我在意的,不是那不属于我的物质,而是那浓于水的牵绊。 只是我更在乎的是那曾经对我有养育教导之恩的长辈。

家庭事

二舅舅前天心脏病突然去世。从来就没有和二舅舅有什么两句话,更有一阵子怀疑他的人格。二舅舅长得一副正经的脸孔,很少看到他笑。 小学曾寄住他家两年。那两年来都是他载我上学,还是七早八早 6.30 早上就会到学校的那种(怡保咧⋯⋯ 所以班上我是第一个到)。后来听说爸爸是二舅舅的朋友,因为某种原因邂逅了他的妹妹,结果他妹妹成了我的妈妈。 爸爸和二舅舅的男人之间那种称兄道弟的关系,现在的我大概也能够稍微理解。这次他去世的这么突然,爸爸或许会有点情绪不稳定。 不知道,希望大家没事、健健康康就好。

海陸空路到台湾

剛剛發呆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兩年都有去台灣。國情關係,目前只有幾個城市有直飛台灣的班機,而且超級貴。當然,汕頭沒有。 第一次到台灣,就是海陸空三路交通。先是陸路大巴三小時半路程到廈門,然後廈門東渡碼頭水路一小時,接著金門尚義機場一小時直飛台北松山機場。 好像很複雜喔,不過旅遊嘛,不就是從家門開始,直到再次踏進家門為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