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

常被冷屁股贴,都变成理所当然的了。竟然还有人说我要不要去看医生。反正都是个常常发神经的人了,还真的不管什么事都是你有病。 嗯,病人以后要多些休息,好好修养,注意养生才行。 ps:最近写blog的密度高了,挺好。

安静

很安静的感觉 朋友看了这张照片就这么说。 这段时间情绪起伏比凌霄飞车还要浮夸。焦虑和绷紧的心情俩间隔性不断来找我,烦。 没有自杀的念头,这玩意在大一那次过后就不曾再有过了,不过也接近了要让自己消失的感觉了。 我最近在检讨,在以自己的标准评估着自己的价值。一塌糊涂。嗯,怕了,抖了。 是的,对自己失望了。

消失

今天脑袋里想的最多的是: 我能在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活下去吗? 估计可以的。我是这么觉得的。

走好

上星期五晚上,朋友去世了。 昨天我知道原来他十年前得了癌症,(我看着屏幕看了 1小时)。 我想对这个亦师亦友的人,愿走好。感谢你在那段时间指引和教导,我想我会怀念你的笑声。

怕人家不開心 怕人家的人家不開心 怕人家拒絕 怕人家的人家拒絕 怕人家不歡喜 怕人家的人家不歡喜 怕人家會埋怨 怕人家的人家會埋怨 怕人家吃虧 怕人家的人家吃虧 怕人家覺得麻煩 怕人家的人家覺得麻煩

隱 子

前幾個星期衝動的去了參加 Microsoft China 所謂的技術大會。衝動佔了大部分,當時心裡想著的是:“能去就走!” 結果週末打攪領導們,等他們同意後,20小時內搞定了機票和住宿和工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