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有话说

没有丢汽油弹

沉重的写下愿望,为祖国祈祷,还我们自由,还我们的国家。

Continue Reading 没有丢汽油弹

好文章

真感情写出来的,就是好文章。

Continue Reading 好文章

给很高的人

最近部分中文博客圈都相当的活跃,除了大型的博客聚,接着有博客电台show,摄影活动等等,另外,也有些以朋友身份出来见见面,聊聊天的。开始觉得已经不再限制于文字上的交流。 博客出来见面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如果把范围拉得更广,很久以前就有网路朋友相约出来见面了,不管是论坛的,‘相亲’的,还是‘拐骗’,还是‘交友’,还是‘开片’等等。只不过,最近多了一个博客们相约出来见面,如此而已。光明正大,正正式式的交流,交换心得,互相观摩,不是一个乐事吗? 英雄不打不相识,博客不博不相认。博客出来见面,就好比笔友出来见面。如果说笔友出来见面是一件好事,博客出来见面是无谓之事的话,只难免让人觉得是‘只准张三捕鱼,不准李四打网’。昨天就聊到关于一些‘高人’的批评,小弟心里真的不明白,正常的社交活动是无谓的吗?自己不愿意打开心房去接受新朋友,自己对社会/人失去信心,所以就觉得这是一个很无谓的活动吗?那么敢问,你又在干什么?电视?DVD?VCD?睡觉?工作?请问一下,你有多久没有联络你的朋友了?还是你经常联络的朋友有几位?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少一个朋友多一个墙。你想撞墙,自己去吧,何必要其他人陪你?

Continue Reading 给很高的人

Accepted

你有想过自己的将来吗? 你知道将来的方向吗? 你对现况模糊吗? 你懂得自己的潜能吗? 你听见自己心里的话吗? 你敢于面对自己吗? 《Accepted》,我从里面得到的讯息。 昨天回到家,看着一堆无名火借给我的DVD,心想也在我这相当久了,便拿了一两片去看。我看了两遍。 .

Continue Reading Accepted

李嘉诚の仔 vs 李嘉诚の老豆

“點解我老豆吾係李嘉誠?” “如果我嘎仔係李嘉誠就好了” 在怨天尤人的时候,可以想一想这一段话。

Continue Reading 李嘉诚の仔 vs 李嘉诚の老豆

5C + 10C

这几天我看见有人找“男人 5C”这个词找到我这来了。好吧,这个是传统的5C: CreditCard – 信用卡 、 Condominium – 公寓 、 Car – 汽车 、 Career – 事业…

Continue Reading 5C + 10C

2,000,000,000

二十亿马币,可以做什么? 对个人来说,可以是一个天文数字; 对一个大团体来说,可一个是一个基本的额数; 对马来西亚来说,是一个可以丢在一旁的数目字。 二十亿,我们的精明隧道(SMART)价值二十亿。对外宣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改善交通情况,和排水系统。 相信有不少人在免费使用期间都是用过精明隧道,我也不例外。我和大哥俩特地在半夜0100去享受这个世界瞩目的隧道。 隧道的道路是使用类似‘石灰’造成的(是吗?因为颜色是灰白灰白的,也很粗)。大概可以知道是为了可以增加轮胎的‘吃地’力,让轮胎不易打滑,毕竟这个隧道也是一个大水沟。有一个很不明白的状况:为什么一定要做成‘波浪’型的?如果你想要测试汽车的平衡系统,这个隧道完全是一个很好的地点,够浪,够长。 然后,就是那个指示路牌,在Jalan Tun Razak 和Jalan Sultam Ismail得分叉路口。那个路牌就只出现在分叉路口的50-100米前,也就是说,你一见到路牌,你很有可能会miss掉。 其实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建隧道?只是一个排水系统就很足够了,或是整理好现有的排水系统都很足够了。而且,吉隆坡市区的道路系统一天没有整理好,建太多的道路在市区外围有什么用去?就好比如一条河流,没有把河床加深,也没有加宽,如果不停的引进河水,那么那条河流一定非常容易泛滥。市区进口已经是一个‘瓶颈’,再多的道路引进去有什么用处? 雪州的主要河流,很需要去整理好啊,把它们治好,就等于直接着手处理雪州的水患。这个才是治本啊。二十亿,没有办法把它们治好吗?如果今天真得不能以二十亿来治好它们,以后就可能需要更多,或者,更本就无法医治了…

Continue Reading 2,000,000,000

全身刀

刚刚从一个Seminar回到家,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手痒痒的要打两个字。 Seminar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些关于他们的产品,不过对于我这个小人物来说,还是偷师了相当多的concept/方法。 他们的产品的理念很不错啦,很符合我在大学时代所学的咚咚。无奈,我觉得他们因该多办一些类似的活动/觉醒活动给所有的老板/話事人/揸电梯的人。因为现在马来西亚的市场更本就没有实行这些分工合作的工作环境,所有职员(尤其是电脑/软件/硬件行业的)都是属于multi-tasking,我叫做:“多功能职员”。 比方:我相信有相当多的同行都是属于‘一脚踢’的,从头到尾,从开始到结束甚至到结束后都还得继续。所以你的包袱就越来越多,旧的没走,新的不停的进来,(如果是其他物质的东西该所好?)。这只是代表了什么都会,但不代表专业,也不代表品质。唯一的好处是:如果能够把握整个流层,对将来出来做生意是很重要的,能够有一个概念。很可惜的是,通常所得到的经验还是很皮毛,还不懂得需不需要多交‘学费’给其他人。 全身刀,没有一把利,那要来干嘛?这个是很悲哀的。 好了,是时候要去做一个多功能的职员了。

Continue Reading 全身刀

你家漏水啦?

对了,你家有漏水吗?你住了多少年了?有没有5年?还是10年?买/租屋子的时候有没有附加‘防漏水’费用? 消息来源:星洲日报 – 三美:2年前9000萬施工不包防水 國會屋頂須重新維修

Continue Reading 你家漏水啦?

懦夫乃 明知应该为而不为之 – 义俊 懦夫乃 明知能为而不为之 – 夏娃 勇士乃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regine 相似的文章: 勇气 懦夫乃 明为之而不认之 –…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键盘下的政治与文化

见识了梁先生的牛棚,连这个圆桌的主题都不知道,我便通知胡兄希望能够出席这个圆桌。这次认识的人比较多,都是博客,没有这么陌生的感觉。 在会议室里,看到power point所放映出来的主题,才知道原来是键盘下的政治与文化,心想,怎么这次的和政治有关啊,梁先生也是政治人物吗? 谢谢胡兄这么替我宣传,我一定会好好的写出当晚的发言的(希望我还能够记得很完整…)。至于梁先生的发表,大家可以在这下载 虽然胡兄的影片中只是播放中间的一部分(前半后半减掉了),先谢谢钪凯,他把我这么长的一段发言,缩成了七个字:从网路到现实中 我想要在这多加一句:从网路到现实中,现实浮现于网路。是的,而且还可以和梁先生的民间知识连接在一起。 这个影片的上半部是回应一些人的疑问。大马好像没有什么博客,中文博客好像都无法盛行起来,网路媒体多么的无奈等等。回应中,我也趁机宣传了中文部落格祭,(呵呵呵)。 大马的宽频并不全面且不完善,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懂电脑系统的知识。有多少人购买电脑的时候会要求装入中文系统?就算装了,又有多少人会输入法?我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像vincent那样有毅力,而且大马人晓得三种语言咧,随便rojak英语参马来语又是一篇文章了,何必那么辛苦去写中文文章(jeffooi点头了…)? 我们网路漫游的时候,很多时候会看见一些很有趣味的方法。比如说烹饪、健康、教育、日常科学、时事等等,都是一些朋友们的经验分享,意见。网路出现以前,就只有他身边的人才有机会会接触到。网路出现后,只要他愿意,敢于发表,他的经验,意见就有机会让更多的人接触到。那么,这个梁先生的民间知识是不是有点关联? 后半部,只不过是请教了梁先生的意见:“早在10年前,美国的媒体大王早就预料到网路媒体的发展,而买下了myspace,那么现在myspace依然是浏览率最高的网路媒体。你觉得亚洲或是东方的网路媒体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没有机会说的: 因为声音发抖,而且说话速度很慢,加上时间不够,所以半路被主持人要求简短。我并没有对政治特别反感,关心国家大事是好事来的。政治人物也好、文化人也好、无聊人也好、风花雪月的人也好、自言自语的人也好,网路只是一个工具。 目前在这个得依靠键盘来生存的网路,只是人类的一个工具,一个比孙悟空更厉害的变化能力的工具。当晚blog这个字眼一直被大部分的发言人盯着,身为博客的我觉得很不自在,虽然只是业余博客。 首先,我很希望他们能够明白blog的来源。他们大可以去google一下,或者维基,也可以去查看一些平面媒体。部落格乃网上日记也,我们在自己的‘日记本’写一些我们愿意‘公开’的日记,不可以吗?你喜欢在自己的日记写政治、写文化、写废话、写风花雪月、写给自己听是你的事情。 然而,当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工具出现,自然会有人活用它。要怎么使用它,是很个人的事,只要不违犯自己的良心和道德。这样可以吗?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键盘下的政治与文化

梁文道:大学vs牛棚

ps: 刚刚从依约回来,现在在网吧。这次的依约是一个很刺激、很爽、很累的经验。 都怪自己没有先做功课,我对这个牛棚充满了好奇?什么是牛棚?为什么是牛棚?有什么特别?竟然可以和大学对比? 这里的牛棚,是指一个从真正的牛棚转变成一个学院的名称。梁文道先生是牛棚学院的院长。我无法完全记住梁先生的3个主要宗旨,不过我对这个有很深的印象,大意是: 希望能够集合民间的知识。 (如果我写错了,请更正我) 民间的知识 梁先生曾经有过这么几堂很生动有趣的课程: 让一个无牌流动小贩讲课,讲的是他如何‘走鬼’,摊开地图,哪一个路线,为什么会使这个路线,然后有什么要留意,等等等; 另一方面,也让一个警官来讲解他们是如何部署来逮捕这些无牌小贩; 接着,梁先生更让学生们来思考更好的‘逃生路线’给无牌小贩,替他们研究并设计更好的小贩推车;还有,甚至替无牌小贩们写请愿书。 我听见了梁先生的这个活教学后,心里想着这么的一个教学方式有可能会出现在大马的教育体系吗?不懂,不过总觉得可能性非常非常低。 象牙塔梦 相信大家都会认同这一个状况: 在学校所学的,对将来在社会里谋生并没有什么帮助。 在学校所学的,能够在社会使出来的机会是非常低的。 或许我们应该把这个主题的‘大学’扩张到‘社会大学’。因为大马的大学体系是完全根据市场的‘需求’来编排的。…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大学vs牛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