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事

二舅舅前天心脏病突然去世。从来就没有和二舅舅有什么两句话,更有一阵子怀疑他的人格。二舅舅长得一副正经的脸孔,很少看到他笑。

小学曾寄住他家两年。那两年来都是他载我上学,还是七早八早 6.30 早上就会到学校的那种(怡保咧⋯⋯ 所以班上我是第一个到)。后来听说爸爸是二舅舅的朋友,因为某种原因邂逅了他的妹妹,结果他妹妹成了我的妈妈。

爸爸和二舅舅的男人之间那种称兄道弟的关系,现在的我大概也能够稍微理解。这次他去世的这么突然,爸爸或许会有点情绪不稳定。

不知道,希望大家没事、健健康康就好。

One Respo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