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话

原本一早还对阿晶和乡村女孩说今天在公司的感觉还不错,打算拟写一个关于现在这个工作最高兴的地方。谁知道自已的乌鸦口一开口就中招。

最近工作有点‘北切’。虽然不是第一天工作,也不是最‘北切’的,不过真的不爽。不爽的原因不是因为加班,不是因为同事。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星期二(二月二号)就是UAT,到上个星期四为止,还有Requirement要更改,要添加。星期五,也是。我也就已经直接告诉他说东西不能再随意更改,再添加。系统的基本大纲已经成形,不能随便说要穿插就穿插,加上实际工作天只有2天。无奈,我星期六,星期天,星期一都加班。生病的同事也加班了两天,忙着新居入伙的也加班一天。星期一我们也通宵达旦的在星期二早上六点多。不过,他也是有一起加班。

星期三,一早回到办公室,就收到里面共有34个项目Action Plan。接着马上和组员们开个紧急会议,商讨这个UAT之后的Add On Requirements。大大小小的,能够做的,我都尽一切能力去挤我的组员的时间表,结果有5项有连贯性的无法更改。原因是它所牵涉的几乎是整个系统的流程,我们粗略预算至少需要3个工作天来完成。结果,他妥协了,可能是他也累了。最后,我要赶着去看《大日子》,把工作交代好就下班了。

星期四,昨天上午,我被他叫去,要讨论一个module。我老早老早就问他,这个module我们要不要在这次一起推出?“不要,下一次吧,这次的就让他简单些。”结果,这个讨论就问我要如何的把这个module也加入,要最快的。这个是我的工作范围,我也鬼画符的把构思画在白板,然后告诉他这个至少需要半天。原因是这个module的一部分是在星期一通宵的时候死命赶出来的,如果再贸贸然复杂化,小虫会变成耀眼的蝴蝶。结果,改!

两个小时内,他又要讨论,结果,被他硬硬的把那个我们预算要三天的module都塞进来了。结果就是我只好趁午餐时间死出一个流程,然后准备简单的解说,让他们回来后可以开工。

下午茶时间(我刚刚午餐回来),突然说有一个关于展示画面的高度。他说这个一定要改,不能不改。要命了,改整个系统的弹性高度,花了半个小时来讨论究竟要有多‘高’,然后再拜托Designer在下班前把图片背景弄好给我。好死不死,那个刚刚病好的大大声问我:“还有什么要做的?我这边好了,没有东西做了。”结果,今天发现原来他的checklist没有看好,有东西遗漏了……

星期五,今天。开始有一个很好的感觉,因为终于有整组人合作的感觉,连那个本来等面包掉下来的也愿意合作,尽快的把工作弄好。十一点半,会议。花了半个小时去保护我所以提出的email格式,然后,他把Action Plan里唯一一项还未被我编排到时间表的拿出来讨论。我说:“是可以做到的,不难,只是比较麻烦。这个我觉得不要做,虽然简单,可是全部加起来,就不简单了,哪里还有时间?”然后,这次的争论开始有点火药味了。
“下午可以让我测试吗?所有更新”
“尽量,我不想星期六明天上班”组员们静下来了
“做不完就要来”
“我知道,我会尽量,我自己也要先测试”

当然,结果就是明天得加班。最让我DL的不是改改改,是他没有好好的照料到组员。我了解要改动是一定的,只是你得看时间啊,周末是休息天,你无端端就凭什么要别人牺牲周末?你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工作天是星期一到星期五,一天八至九个小时。如果东西是我们自己弄不好,弄错,还是超时,我们会愿意加班的,甚至可以自动加班。现在是你硬硬要把工作overload,哪个人硬硬要在UAT前两天增加module,哪个人把UAT变成Requirement Gathering的?哪个人把UAT的所有新request变成下次UAT的重点?而且还是只有三个工作天!再这样下去,谁会想要跟随你的小组?

最让我笑死的,现在的换来换去System Flow……变成和我最初所提出的Flow是一个版本的……

Author: 義俊

3 thoughts on “坏话

  1. “最让我笑死的,现在的换来换去System Flow……变成和我最初所提出的Flow是一个版本的……”

    恭喜发财, 这是整个资讯行业的通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