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说

星期天中午。再次光临Rachel介绍的Eagles Nest,这次,心理只是想着,周末中午,应该会营业的,便抓了爱美丽一起去。 把vava停在上次的’customer park here’的牌子下,就这样的沿着山势建造的石梯走上去。半路,突然看见有一个女士就站在上面,道:“Hi……” 心里有点慌,‘难道今天真的没有开门?’闲话两句,女士就招待我们到cafe去坐下。今天cafe并没有营业,不过Rachel提过的‘水晶水’还是有供应。 那位女士是Magarita(应该没有记错的话……)她很健谈,虽然我是无法完全的介入话题,因为都是些关于energy forces等等的东西。我哪里懂哦……我只是很喜欢那边的环境,很舒服。其实当天很口渴,我咕噜咕噜的喝了两杯‘水晶水’,感觉不到Rachel说的能量,不过味道挺好。 Magarita示范什么是他口中所说的energy flow, forces,呵呵,我可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是有点怪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口。 第一次示范后,Magarita说我很依赖‘具体的感觉’(人的五感)。 第二次,Magarita再说我是一个左撇子,脑袋总是想太多。 两次我都说没有感觉,我努力的想要去感觉。Magarita告诉我说,别想要去感觉,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感觉不到。有点玄,或许是自己潜意识里还是拒绝吧? 她说我还没准备好进入下一个层次,别强迫自己,让身体自己决定,当准备好,下一个层次的门口自会打开……现在的我还在让自己向自己的目标前进中……她说的不多,可我觉得她好像还有更多要告诉我似的。 我是凡人,也是烦人。

滋味

星期天, 上午:阴天,强风 下午,晴朗,强风 第一次体验在公路拉缆线的滋味。这种工作何止辛苦,肮脏,暴晒,难闻的气味,穿行公路的危险等等。 辛苦他们了。我了解你们的工作情况。你们的劳力被社会需要的。

十二小时

不懂什么名称的文化表演巴迪厂手工艺品厂/店不记得名称的火山千年洞庙很多美画的画廊手工(银)厂两小时Spa沙滩海鲜餐厅

巴厘-第一晚

迷迷糊糊的填好一些不懂什么的表格后。走出机场,已经是九点钟。我们的导游是Sugi。这次是Bali Dynasty 酒店。 现在躺在床上,看着印尼的电视广告,享受一下吧!

Sexy Girl

沙滩海鲜餐后,一团十人觉得夜还很年轻,便想到外跑跑。大约三十分钟后,几个女生便带头跑进了一间酒吧。很美丽、很大间、外面放着一个安照一比一的三点式美女石像。再看看广告板:Sexy Girl on boardEvery Tuesday, Thursday,Saturday, Sunday. 老实说,她们跳的很恶心。那种所谓的舞姿跟本就和两个两个穿着衣服的女人在做爱一样。 话说她们看中了"一对"鬼佬,她们拼命的在他们的面前摇摆。她们就这样地摇啊摆阿将近一个小时,她们的私处应该离开两个鬼佬的脸不超过三十公分。 终于他们拿出钱了,然后交给酒保……

起程

Salak South 的commuter车站。两旁的小孩在嬉戏。 KL Sentral – 超多人 LCCT – 更多人,可能是方围比较小吧。 飞机delay了一小时。一群十人早早就待在离境区傻傻的等…

图解

0700 – 瓜拉登嘉楼巴士总站前的7-11,我们把所有行李都搬上Resort的车上。

热浪的黎明时分

0539 – 寻找正确的太阳出来的‘点’,当时还是黑漆漆一片。天空上只有一轮新月。

纪念品

只有这么多…… 更多一点点地照片+文章: 这里 – gckuan flickr 热浪的黎明时分 图解 前·热浪·后 開場篇:沒有超級白的熱浪。 51熱浪樂FUN天!

半岛游记

北马三十二小时,接着1214在新博客聚,然后是三游椰壳洞。这个月北上南下,上中下半岛外加一个小岛都留下脚印。妈妈电话中也投诉过于好动。怎么都好,2007落幕前,能够及时把脚印就在多个地方,一大乐事也~ 1214在新博客聚 因为公司要我们在北马讲座会后马上到泰国曼谷受训,所以只好先游吉隆坡,到移民厅搞搞护照,后来在临出发到曼谷前一天,公司突然说延迟(后来取消,因为他们已经安排了导师过来马来西亚)。既然如此,我的假期便照旧咯。然后,一句“要不要去新加坡?”就这样,我就和胡兄南下踩场。 1214(星期五)凌晨两点钟,胡兄告诉我,还没有买到到新加坡的巴士票。当时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咦咦哦哦的回答这通电话。接着,早上十时,一个亂語胡言和一个自言自语就这样南下踩场了。 抵达新加坡的时候,天空这下着雨,时大时小,就好像和我玩一样(还是被它玩)。两个人,冒着雨,从一个建筑物,窜到另一个建筑物。我好喜欢新加坡的 国家图书馆,感到好美好美,很elegant的感觉。然后,阿姐(其他人别乱叫她阿姐)终于出现了,我们三人行的向聚会现场前进。这次我到了一个地不熟的岛,生怕自己会失踪,所以跟的胡兄和其他博客们紧紧地。 聚会现场,在新的大马博客让我感到和在大马的聚会没有分别。或许大家都在虚拟世界中互相认识,也都说这同一个话题,没有让我感到陌生。只是我真的要说:“辛苦你们了!”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新的薪火,很期待下一次的相聚的日子(如果我有机会/时间再踩场的话)。 三游椰壳洞 第一次,和前女友一家人 第二次,和一群马来同胞,挑战水路。 第三次,和博客一起 0730 – 隐约中听见客厅的手提电话在响。奇怪,天怎么这么亮?OMG,我迟大到了,什么时候了?接起电话,便一直道歉,另一头就一直听见hanz说冷静冷静。然后和他盘算了一下行程,觉得只要我在半个小时内会合这部还留在PJ的车子,应该还能够连接昨晚我们算好的行程。 接着,电话又响了,拿着牙刷,跑到客厅,电话并没有显示是谁的号码,刚才检查miss call的时候,这个号码好像见过。aiya,究竟是谁,人家要赶着出门,接过电话,凭着声音,agar-agar知道是他,随便敷衍了她几句,便赶快洗刷,要不然真会拖慢行程。 0940 –...

北馬三十二小時

这次的北馬三十二小時之行,应该会使我记住至少二十年。这次是我第一次到吉打州,比走马看灯的马走的更快,三十二小时车不停轮的亚罗士打-双溪大年两边跑。 星期五一大早就赶去移民厅,然后又要回办公室赶着处理一堆不懂为什么都是我的工作。下午六时半,我终于回到家了。心想:“我约了韩士七点到KL Sentral了,赶得及吗?”二话不说,马上联络文锋起吾,好好重新安排一下行程。结果我算来算去,我算漏了一个:“commuter的准时度。”这样,我的失算是我们这辆车子无法和另一批博客在怡保大吃,只好在半路的休息站果腹。真不好意思。 一路上,我和韩士轮流驾驶。这里我发现了一件小小的趣事,原来文锋起吾在长途旅行的时候,是要会吃好多零食的~不过也谢谢他,他也特地请我们吃~ 那么,凌晨两点多,我被告知没有酒店让我们休息。当时,我已经把韩士的车子停好了,眼睛睁回原来的形状(因为已经眼朦朦了),然后便在启动引擎,再去寻找。 凌晨四点,是的,又是凌晨四点。(哥打巴鲁的讲座, 福隆港)。我们匆匆的洗刷完毕,便休息了。然后我发现,文锋起吾(又是他)好像完全没有休息,一直不断的起床,走来走去,然后又躺回去。接着这个更恐怖,大约是早上七时,文锋起吾(还是他)到冲凉房,良久,没有反应。由于我们都不必这么早出门,也不管他要用多久了。只是,有点奇怪的是,为什么一直有一个房门被敲打的声音?还是很轻的。 终于,韩士受不了,便起床,开门。没有人!但是我是躺在床上,睁一只眼睛,看着韩士开门。然后韩士便把门关上。‘dok dok dok’的声音又来了!韩士看起来好像有点怪怪的感觉,然后他决定不管了,回到被窝里。 后来,想了好久,才想起文锋起吾的胡须相当的‘茂盛’,会不会是他在冲凉房剃胡须? 接着,我们到了讲座会场,和JR沟通好,决定由我先主持博客技术这部分,然后晚上的那个讲座将由她来主持。原来,她真的很帅,不过如果正面看的话,还是有女生的感觉。 讲座内容就省过吧,反正我都有点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也不懂他们是否真的明白我在说什么。 接着,由吉打青团运团长带我们到一个连g也不懂的地方吃午餐。赞!超好吃的,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个不懂什么名字的豆腐。呵呵呵,谢谢团长了。 乱世才子在前来北马之前已经做好功课,安排好了一个美丽的路线,然我们可以一边拍照,一边往下一个讲座会场前进。 图片请浏览 北馬三十二小時(图片) 第二次的讲座,我还是把它拿了下来,真对不起JR,一个人独吞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