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 鄉

前些日子回了一趟老家—怡保。 載著胡某和一位零零後的小朋友風風火火的席捲怡保各大美食。 送他們到車站後,再緩緩的繞去以前常去的路邊檔口。恩,很多檔口都換人了,味道也不一樣了。畢竟,我也快要 40歲了,難道真忍心人家擺路邊檔擺40年咩…

海陸空路到台湾

剛剛發呆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兩年都有去台灣。國情關係,目前只有幾個城市有直飛台灣的班機,而且超級貴。當然,汕頭沒有。 第一次到台灣,就是海陸空三路交通。先是陸路大巴三小時半路程到廈門,然後廈門東渡碼頭水路一小時,接著金門尚義機場一小時直飛台北松山機場。 好像很複雜喔,不過旅遊嘛,不就是從家門開始,直到再次踏進家門為止嗎?

上电视上电视~!

卖花的,一定会赞花香~~ 况且还真的很香,呵呵~~~ (^_−)−☆ 这次有机会在 eTV 献丑,还真谢谢 Jerry, Sam, Yan 和 eTV ~~ 下面是已经出街的,一定要 support support~~ 攝|玩|天|下《第三話》敗家樂。 攝|玩|天|下《第二話》日光行。 攝|玩|天|下《第一話》京都遊。...

日本

抵步的第一个晚上,东京街道飘起雪花了,当时我还傻傻的⋯⋯ 走在积雪的路上,看着雪花飘飘到雪花乱飘⋯⋯ 用着粗略的身体语言咿咿啊啊和当地人沟通⋯⋯ 买下了第一部自己的菲林相机⋯⋯ 第一次在便利店买 AV 书⋯⋯ 第一次用 iPad 代替电脑⋯⋯ 第一次在雪花纷飞的天气下泡温泉⋯⋯ 第一次⋯⋯去日本⋯⋯

苏州:第一次走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门旅游。当天晚餐后,我在旅舍准备攻略,看着google地图,寻找附近的旅游景点。 几天来和一些的士司机聊天得到的情报:苏州简单的分为市区和新区,市区嘛是所有古老的建筑物,都是维修或翻新的。即使新建也不能超过4层楼(是吗是吗?);新区就很现代化了,与一般钢骨森林无异。更令我感到无奈的是:苏州人的生活很有‘规律’⋯⋯晚上1030后,可说是静悄悄了⋯⋯ 第一天一早,靠着黑莓的GPS导航,我的旅程是: 白天:唐寅故居遗址,北寺报恩塔,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忠王府,拙政园 夜晚:山塘老街

苏杭游:大误特误

0818(星期三)多么的日子~~ 一早八点多抵达汕头机场乘中国廉价航空-春秋航空到上海。 这次由于上海世博的关系,凡是进入上海江苏一带的,都得经过好几次的安检(安全检查)。我们很准时的登机,心想:“erm…还可以嘛,都挺准时的。”春秋航空的空间比亚洲航空的还要小了点。不过只是两个小时不到的行程,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登机了,然后机长说:“由于流量管制,还没有得到飞行许可”⋯⋯我们就一直等了大约40分钟,终于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了~! 第一误:飞机误点 不久,飞机下降了。“乘客们你们好,我们现在抵达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外面的温度是⋯⋯”浦东!我们是应该要要虹桥机场的,两个机场相差有整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第二误:飞机误飞机场(后来说是因为虹桥那一带有雷雨,机长决定停浦东) 接着,我们便去搭上海地铁。第二线,新开通不久吧?到上海人民广场要一个多小时,选了个好位子坐下,休息休息。大约驶过了5-6站,突然见几乎所有乘客都下车,我也不以为然,可能是很多人要到地方吧,上海嘛,人多。下一站的时候,心里觉得怪怪的,怎么地铁好像往另一个方向了??原来虽然是同一路线,可是要下车到另一个轨道上车才继续往市中心去⋯⋯结果我们花了两个小时多才到⋯⋯ 第三误:误地铁站 火车票,新空调硬座。 到地铁站了,这个时候大约是下午四点。我们先去排队买高铁(超高速,半小时内到苏州)的票,最早的列车是下午七点多。不行,走去买普通火车票,最早的列车是下午六点多(需要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苏州)。不行,在爬去开长途,没了。天啊⋯⋯又扛着行李走回火车站。啊!买到了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有一班列车! 第四误:误交通工具 接着,大约是七点多到达苏州火车站。火车站正在进行维修扩展,所以有点乱。自已又死不死忘记了要怎么从火车站到桃花坞国际青年旅舍。走来走去,看着那个公交站(那边是公共巴士叫公交)的路牌,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该搭那一班。结果雪芳让我问了一个‘业余’的摩托司机,让他载我到旅舍。原来那个家伙也不懂路,载我到附近,然后还得要我打电话给已经在旅舍等我的苏州朋友才盲中中的到旅社。

出游(二)

第一次去漂流。从前还是圣约翰救伤队员的时候会到这些活动去值班。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有机会回去玩一次。结果这次和同事还有学生们去漂一漂。 粤东第一漂――龙鲸河漂流。我都不懂漂了多久,只是又漂又划船。有两到三个小时吧。和我同一个气垫的是一个深圳来得大兄。多亏了他,我不至于划的半死 ^^ 还挺爽的~~呵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