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公司风云

废话

距上一个文章已经是两个月了,有好些朋友都会问一句:“喂,你好久没 update 你的 blog 了。” 两个月,61 天,1464 小时,基本上可以发生好多好多好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心里一直在‘草稿’着好多好多的咚咚,几乎所有文章都‘草’到一半,心里就有了放弃的感觉。 为什么放弃?不懂,或许是一些我觉得我还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也不想多一事,加上学校的死人网络中心的过滤器,让《自言自语》更慢。曾想过把这个博客转型成科技,可是我连 techniama.com 我都没有发布过一个文章,歪想会转型成功⋯⋯ 傻猪今天已经成功找到工作了,很替她高兴。虽然以后的工作应该会经常加班,可是与其让她做一些她不喜欢的工作,倒不如让她试试她想做的。 公事吖,没什么。顶多是学生,更可能是自己八卦而已。看着学生成长,分享自己所知道的,和他们争执一些话题,其实蛮享受的。有些时候看到一些不顺眼的,还是笑笑就好,毕竟有些咚咚不是我说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说过,能听就听,要不就算。大家都是成年人。 下一个文章,要在两个星期以内发布。恩,应该可以的。

Continue Reading 废话

往深圳

往深圳去。 不想睡觉。

Continue Reading 往深圳

效率

提出申请:一天 注册用户:一天 一月流量:一天搞定

Continue Reading 效率

一周

到汕大将近一周(4天4夜),正要度过第一个周末。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一点都不觉得已经4天了。在这里就是一直感到饿!分量就相当大份,可是就是很快就觉得饿。好事吧?Jerry说6个月内会爆肥,我就觉得不可能。 在想要不要替自己安一个英文名字。要不然他们好像不动要怎么叫我。 要尽快的熟悉这里的人文地理、交通等。总不能成天麻烦贴心男和Jerry。 他们在这里都很勤力的工作,我这懒虫啊懒虫…

Continue Reading 一周

下一站

这几个星期来曾蒙家人和朋友的厚爱,过得很充实。 开始迈入下一站。说没有不舍得是假的,我到底还是个人。不过我知道下一站的我并不孤独,我会一步一脚印的走下去。

Continue Reading 下一站

过去一年的时段,我的轴心不自觉的悄悄变动,惊觉的时候也已经远离原点了。曾告诉朋友2两个星期内就能够把轴心给调整回来。的确,轴心是被硬硬的调整过来,只是过程有点痛苦和麻木。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和一个不相信我或讨厌我或不想见到我的朋友联络,不懂要讲什么”昨天这么告诉朋友1。对不起,我真的不懂要如何去和这类朋友交流……我不懂他们会不会相信我,也不懂该不该相信他们。这种关系,还能维持为朋友么? 已经厌倦公事上争论,只想好好的把知识传达出去。无力的感觉很重,没有得到力量配合的理想是很难实现的。只懂得迎合老板的经理先生,忽视接着来的后果。现在还不是搞到了自己和小组,我已经不懂要如何提升组员得士气,因为要维持都已经很难了。很多时候很想就这么告诉头头:“大家都是打工jeh,搵食而已。”但是不能这么做,不能把负面的思想影响到小组。

Continue Reading

杂 20100410

一直都和阿晶说:“我要学会Don’t Care!”,一说就将近一年了。昨天,我Don’t Care,下午两点半左右就回家休息了。话虽这么说……基本上都已经搞掂的七七八八了,前天工作到凌晨,然后又准时上班,想回去休息而已。 “我不知道我的这个log原来这么重要的……”唉,我还真的不懂要怎么回答他,让你不小心随便做了是我的不对。 前天,有这么一段对话(大意): “erm……这个数据有点怪怪,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形式出现的,在他们找我们之前要找出原因,要不然就很大艧。” “看看……哎呀,这个啊,不用紧啦,要嘛他们也是在六月才会发现,你都不在了,管它啦……” “是啦,随便啦,这些都不懂怎么发生的bugs来的。” “是咯,到时候就说Kuan留下的手尾咯……” 这班家伙……还是想了个方案去预防,不过又多了一重的检验,没有办法,不能让这个小虫活下去,要赶尽。 浏览了一个博友的文章,很感触,很有感觉,眼泪在眶里慢慢的渗出。在MSN里告诉他:“我很喜欢这个文章。” “喜欢??? 哇。。我写到几心酸一下的叻……”我知道……

Continue Reading 杂 20100410

Protected: 记0409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Continue Reading Protected: 记0409

Now

人在怡保。喉咙痛快好了,有些痰,咳嗽的时候尽量压低声音,怕吵醒爸妈。身体敏感,有点痒,却又不敢抓。可能是前天的三文鱼吧?两次了,都是吃了三文鱼过后的。 又是一个雨夜,可是还相当的酷热。还有些数据要整理,有点头痛…… >.

Continue Reading Now

Protected: 三次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Continue Reading Protected: 三次

开工小俩事

上回看到朋友在柬埔寨的订婚仪式照片,发现可乐和雪碧。今天有幸遇到他们夫妇,便抓紧机会询问那位柬埔寨籍的朋友。 “那个啊,是要显示我老公未婚夫是个遵守承诺的人,也代表他是一个富有人家。” 嗯,长知识了。 在泰国哈艾买了一些鱿鱼,今天带到公司去,不敢拿出来。因为我突然想到: “开工的日子,请人吃鱿鱼?”

Continue Reading 开工小俩事

坏话

原本一早还对阿晶和乡村女孩说今天在公司的感觉还不错,打算拟写一个关于现在这个工作最高兴的地方。谁知道自已的乌鸦口一开口就中招。 最近工作有点‘北切’。虽然不是第一天工作,也不是最‘北切’的,不过真的不爽。不爽的原因不是因为加班,不是因为同事。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星期二(二月二号)就是UAT,到上个星期四为止,还有Requirement要更改,要添加。星期五,也是。我也就已经直接告诉他说东西不能再随意更改,再添加。系统的基本大纲已经成形,不能随便说要穿插就穿插,加上实际工作天只有2天。无奈,我星期六,星期天,星期一都加班。生病的同事也加班了两天,忙着新居入伙的也加班一天。星期一我们也通宵达旦的在星期二早上六点多。不过,他也是有一起加班。 星期三,一早回到办公室,就收到里面共有34个项目Action Plan。接着马上和组员们开个紧急会议,商讨这个UAT之后的Add On Requirements。大大小小的,能够做的,我都尽一切能力去挤我的组员的时间表,结果有5项有连贯性的无法更改。原因是它所牵涉的几乎是整个系统的流程,我们粗略预算至少需要3个工作天来完成。结果,他妥协了,可能是他也累了。最后,我要赶着去看《大日子》,把工作交代好就下班了。 星期四,昨天上午,我被他叫去,要讨论一个module。我老早老早就问他,这个module我们要不要在这次一起推出?“不要,下一次吧,这次的就让他简单些。”结果,这个讨论就问我要如何的把这个module也加入,要最快的。这个是我的工作范围,我也鬼画符的把构思画在白板,然后告诉他这个至少需要半天。原因是这个module的一部分是在星期一通宵的时候死命赶出来的,如果再贸贸然复杂化,小虫会变成耀眼的蝴蝶。结果,改! 两个小时内,他又要讨论,结果,被他硬硬的把那个我们预算要三天的module都塞进来了。结果就是我只好趁午餐时间死出一个流程,然后准备简单的解说,让他们回来后可以开工。 下午茶时间(我刚刚午餐回来),突然说有一个关于展示画面的高度。他说这个一定要改,不能不改。要命了,改整个系统的弹性高度,花了半个小时来讨论究竟要有多‘高’,然后再拜托Designer在下班前把图片背景弄好给我。好死不死,那个刚刚病好的大大声问我:“还有什么要做的?我这边好了,没有东西做了。”结果,今天发现原来他的checklist没有看好,有东西遗漏了…… 星期五,今天。开始有一个很好的感觉,因为终于有整组人合作的感觉,连那个本来等面包掉下来的也愿意合作,尽快的把工作弄好。十一点半,会议。花了半个小时去保护我所以提出的email格式,然后,他把Action Plan里唯一一项还未被我编排到时间表的拿出来讨论。我说:“是可以做到的,不难,只是比较麻烦。这个我觉得不要做,虽然简单,可是全部加起来,就不简单了,哪里还有时间?”然后,这次的争论开始有点火药味了。 “下午可以让我测试吗?所有更新” “尽量,我不想星期六明天上班”组员们静下来了 “做不完就要来” “我知道,我会尽量,我自己也要先测试” 当然,结果就是明天得加班。最让我DL的不是改改改,是他没有好好的照料到组员。我了解要改动是一定的,只是你得看时间啊,周末是休息天,你无端端就凭什么要别人牺牲周末?你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工作天是星期一到星期五,一天八至九个小时。如果东西是我们自己弄不好,弄错,还是超时,我们会愿意加班的,甚至可以自动加班。现在是你硬硬要把工作overload,哪个人硬硬要在UAT前两天增加module,哪个人把UAT变成Requirement…

Continue Reading 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