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砍死你”,“被人砍”。这是我最近在神州的口头禅。应该是围绕着‘砍’这个字吧?我不懂为什么会用这个字眼,要不是学生们告诉我,我也还真没有注意到。“重点是⋯⋯”已经不再是我的重点口头禅?? “问题是⋯⋯”讨论或会议中,经常都听到这个词。可以的话,通常我都会先拦住他们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词太负面了。会议或讨论的本义就是要确保事物能够顺利进行,光一直地把问题挂在嘴边,要怎么解决问题啊? 当事情遇到状况,定有某个地方没有做好,没有安排好。小心仔细的再一次思考事情的经过、流程和结果,答案会不会就在其中?当然,如果问题是一只小鸡下一只小狗,这种事情还是问神吧⋯⋯ “他总爱重复⋯⋯”因为没有了“重点是⋯⋯”所以我习惯性的重复那些重点?哈哈哈哈⋯⋯

抵死

八月二号,星期一,晴。 我把护照交给学校的国际交流科去办理证件,下个星期就可以办好取回。 八月五号,星期四,晴。 我到了广州,当我知道要住进一家让你有家的感觉的酒店,我才想起了我没有护照随身。基本上我算是‘非法’的吧? 因为没有证件,只有学校的一个简单的工作证。酒店的人一直不肯让我入住,‘吵’了一轮,也一直拜托其他人替我寻找护照的扫描本,甚至要求在马来西亚的大哥替我把我的驾驶执照都扫描过来给我。 不用想结果啦,酒店当然不让我进⋯⋯因为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拜托在广州的学生,让我到那边度过一晚。期间,我真的很想找个人来埋怨,其实最该死最无法原谅的是自己。自己明明就有酒店工作的经验,这些基本的常识怎么可以忘了?! 结果,在两个学生那边度过了一个晚上,也体验到了那个员工宿舍的简陋。看过他们的宿舍,我只能说,我一直以来都是很幸福和幸运的。 ps: 刚刚广州回来学校的时候睡太多了,只好顺便让《自言自语》做了备份和升级wordpress的版本。

学习哭

北京烤鸭和三姆汤后,看了一部我不知道戏名的韩国看起来像科幻的电影。故事内容是2080年(听三姆说得,来不及看)的世界。一个又是有好多好多机器人的世界。 好啦,前言写好了。剧中有一幕女主角和一位好友的对话,大意是: “别哭,人生本来就苦不堪言。” 然后好像是要女主角坚强些,别哭之类的对话。 我的脑袋停了一会,“难道哭就是不坚强的象征?”当时回想起有一个朋友的部落写到某人要他别哭,某人说哭就代表着软弱。 是吗?哭真代表软弱?为什么?为什么连正常表达自己的情绪都会是软弱?还是说不敢哭的?连哭的勇气都没有,哪来的坚强?不敢面对自己当前的情绪,就是坚强吗?且看看哭的原因和哭了之后的行动,再来定断也不迟。 我很羡慕能够哭的人。这是一件多么自由的行为。难道哭会犯法?哭是罪?哭会害死街坊?哭会让人受伤?我就连哭都不敢,就算就自个儿独处!很多时候真让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自己究竟还是不是人。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学习哭,一直告诉自己,哭不是罪,该哭就哭吧。嗯,正学习着⋯⋯

一些东西

六月至今,推拿了大约10次,腿部按摩一次,6部电影(比我在马来西亚还多⋯⋯) 搬进自己的宿舍了,还是有够懒惰的收拾家里。宿舍的双人床垫有够硬的⋯⋯ 最近我开始回家会看电视了。 不知不觉过了七月中了⋯⋯还有好多东西还没做好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