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

31 平方米。上面这个假假根据尺寸的平面图共占位 31 平方米。其实也无所谓把东西都收好箱子叠起来不用也能好好的住上。问题来了…… 有能叠箱子的地方吗?有能放我的书桌的地方吗?那个旧床垫有迹有磨损没有朔料包着…… 那个老伯伯基本上从一开门就根本不想和我说话,就直接 bla bla bla 的说一大堆,然后要我签名。估计我说了什么也没印象,也不打算理会。然后我硬是打断他的 bla bla bla, 我问能不能把三人沙发去掉,”不能,你自己解决吧。” 我能怎么解决?我不能丢掉,不能放到外面去被人拿去,冲凉房和厕所也放不进,阳台放了要怎么晒衣服?接着我说换个床垫吧?他连脸都没回没说的走了。呵呵…… 连煮水壶都是个连外貌都发黄的…… 我自知不是什么人物,也没有特别太大的要求,虽然校方好心的让我换宿舍,可是这个也太过了。一房一厅一浴室 变一房一浴室再变这个...

星期天。阴天。办公室。 “关老师,你在这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胡某的学生助理这么问到。 “我变宅了。”,我这么回答她。 呆在汕头也已经将近五年半了,这段时间最大的变化是,电话少了,短信少了。朋友都是 facebook 或 weibo 或 wechat 或 whatsapp 或 叉叉叉 上联系,工作上也没有啥要特别联系的,所以,电邮也少了。 虽然我还是管我的宿舍喊‘家’,可是对我来说,整个校园就像是我的上班的地方。去年还有经常跑去广州找她,今年基本没有怎么离开校园。 我这是选择性变宅的吧,我连相机都没有带出门了,只是有时候跑去天台看看风景和拍几张照片。 估计心情又回到去我刚出来工作的日子一样吧,渐渐的把宿舍变成一个只要能睡觉洗澡的地方就好。

假期

嗯,等下就要重遊杭州。 不同的是,這次有朋友同行。 舊地重遊,又會有怎麼樣得體會?尤其是這個時刻。 期待

剛剛檢查了,還是無法通過學校瀏覽自己的≪自言自語≫。就不知道他們擔心些甚麼,我就只是個小人物,沒舍影響力,就該嘛要牆我。雖然是有好些解決方法,應該就是懶,反正就快要更新域名,很可能會換個公司,再看看吧。 幾個星期前,這裡實行一些條規,白天沒法順利爬網。也沒有甚麼不習慣的,只是有些時候需要半夜起身爬網找 solution,搞到那段時間有點日夜顛倒,雖然之前也是差不多一樣… 沒網的日子,影響最大的,還不是我的網上遊戲… 現在也漸漸的被我疏遠了… 昨天出糧了,才發現原來已經月尾了。又一個月過去了,多兩天是我到這工作一週年紀念(哈哈哈,在想要不要借機花費)。網購的次數也沒有之前那麼頻密了,只是偶爾他們有看到甚麼好用的,奇怪的,可愛的,順便買一買,就醬。 上個週末才從上海回來,感覺挺好,總能在這繁忙的城市找到一些讓自己覺得舒服的地方。或許心態不一樣吧,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厭惡這個城市。對了,抵達上海的夜晚,我們遇上了路邊的炒麵攤,味道很像很像檳城炒麵炒粿條!雖然是稍微鹹了一些,不過好懷念吖…

japanation

Yeah yeah yeah~ 第一份自己有少少贡献的书上架了~~ 售价是 USD 5.99。 所有的卖到的钱将会全部捐出来日本赈灾用途。多多支持~~ 这本书目前是 iPad (1 或 2) 而已~ 各位大大正在准备着 iPod / iPhone...

肠胃不好

话说我们(三姆,成效,彦彦,老奔)下课后到东门买夜宵。回去的时候,路上⋯⋯ 我:很想现在就吃蛋挞,可惜我忘记洗手,又不懂之前碰过什么东西⋯⋯aikz… 三姆:你有口水,有胃酸的咧,可以杀死细菌(大意是这样⋯⋯) 某人:有个说法,就是因为一直都太干净,会导致肠胃不好的。 三姆:那不就天天要吃屎,那么肠胃就会很好 某人:是啊,好像说小孩的时候,如果常常吃掉在地上的食物,食屎啊,长大后肠胃会很好的 三姆:⋯⋯ 我们:⋯⋯⋯⋯⋯⋯ 某人:是啊,好像我就肠胃不好⋯⋯ (这群人中,默认肠胃最好的是三姆⋯⋯)

语录

方便之门代表可以随便进进出出的 别做是一定会做的 要做不一定会做的 没说等于不知道 说了不清楚等于不需要知道 别人的咚咚可以尽情使用 还有空间就表示可以随手放下 别人不用,代表窝可以永远使用,然后慢慢变成我的 一个‘勿删’就代表永远不能删

你排过来这边啦

排队买饭的有大约10人左右,还有两个就轮到我了。 突然,旁边多了一对来意不善的一男一女,看样子应该不是学生。两个在那边用手指指指点点。然后用应该是潮汕话来和卖饭的阿姨说要这个菜要那个菜。 排在我前面的小妹妹有点‘无奈’的马上转移到旁边没有人在排队的‘套餐专窗’去。好啦,轮到我了,就让那个一看就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先拿菜。 我就和卖饭的阿姨说:“我要教师套餐,谢谢” 卖饭阿姨:“好的,让老师们先拿,你等一下” (哇~我突然间很感到很无奈⋯⋯) 我:“我也是啊⋯⋯” 卖饭阿姨:“哦,好” 然后自然就轮到我指指点点。 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那你就你排过来这边啦⋯⋯” 我没有看他,也没有睬他。 你要吃饭,学生也是要吃饭。学生们都有排队买饭,你这个为人师表的,这个摸样不觉得有点误人子弟吗?你们的‘文 日月 国家’怎么啦? 不过,我看到那个‘教室专窗’的标题,erm… 是否这个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是对的呢⋯⋯? 有点纠结的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