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 20100410

一直都和阿晶说:“我要学会Don’t Care!”,一说就将近一年了。昨天,我Don’t Care,下午两点半左右就回家休息了。话虽这么说……基本上都已经搞掂的七七八八了,前天工作到凌晨,然后又准时上班,想回去休息而已。 “我不知道我的这个log原来这么重要的……”唉,我还真的不懂要怎么回答他,让你不小心随便做了是我的不对。 前天,有这么一段对话(大意): “erm……这个数据有点怪怪,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形式出现的,在他们找我们之前要找出原因,要不然就很大艧。” “看看……哎呀,这个啊,不用紧啦,要嘛他们也是在六月才会发现,你都不在了,管它啦……” “是啦,随便啦,这些都不懂怎么发生的bugs来的。” “是咯,到时候就说Kuan留下的手尾咯……” 这班家伙……还是想了个方案去预防,不过又多了一重的检验,没有办法,不能让这个小虫活下去,要赶尽。 浏览了一个博友的文章,很感触,很有感觉,眼泪在眶里慢慢的渗出。在MSN里告诉他:“我很喜欢这个文章。” “喜欢??? 哇。。我写到几心酸一下的叻……”我知道……

心里的魔鬼

“究竟是谁的心魔?” “这个《心魔》是讲什么的?” “结局究竟怎么样了?” 看完《心魔》后的例牌电影‘研讨会’中,都在问这几个问题。“心里的魔鬼咯”不懂是谁爆出了这一句话。呵呵,很直接嘛,心魔,心里的魔鬼,很合理,很简单,简单些比较好吧。觉得很奇妙,因为电影里都是熟悉的环境,SS2、TTDI 的那个天桥底、道地到连自己都忘记了究竟是不是这么说的语音等等。 心魔,每个人都有吧?我觉得每个角色都很含蓄的带出了好像很应该又好像不是的行为。 男主角的那个自小就失去父亲(跟自己阿姨跑路)的不平衡的童年生活; 妈妈护子心切的心情; 女主角有父母等于没有父母的感觉,想要有人宠爱重视的心情; 女主角父母的那种贪且不守信用的个性; 两个男主角的朋友的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 最后不小心陪女主角一起牺牲的那个死党的那种‘重义气’的却允许女主角的行为。 男主角妈妈说了一句:“mata要做野,点会捉唔到人啊”(警察要办事,哪里会捉不到人?)是不是在暗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是带有讽刺的成分?呵呵呵,这里,我笑了。 还自以为是的以为那个类似剪报的传单会是他的结局,结果仔细一看,不是。没关系,反正我会把结局想成是杀了人的该被抓。 后记:难得工作上偷得一点闲,写写昨晚看的戏。昨晚迟到20分钟,有很饿的感觉。原本还想告诉荣希我先自己去吃饭,不过,荣希还是不出所料的拿着票走出来接我进去看。虽然又冷又饿又湿的在冷冷的戏院里,可是还是尽可能的专心看戏。很不错的一部戏,无奈,miss掉了前面。有机会要补看……(不是去戏院咯……)

Now

人在怡保。喉咙痛快好了,有些痰,咳嗽的时候尽量压低声音,怕吵醒爸妈。身体敏感,有点痒,却又不敢抓。可能是前天的三文鱼吧?两次了,都是吃了三文鱼过后的。 又是一个雨夜,可是还相当的酷热。还有些数据要整理,有点头痛…… >.

汕头-5天

到汕头大学第五天。与其说我到这儿做东西,我还到觉得我这五天学了好多咚咚。没有FB,Twitter,Blogspot,连google都快要没有了! 要多谢汕头帮替我宣传船夫这个名字,搞到现在他们都很不习惯叫我的名字:义俊。不好听么? 这五天,忽冷忽热的,冷的时候还要加上风呼呼的吹过来……妈啊……前几天我晚上从Jerry/Sam的家走回房间的时候,冷的直发抖…… 这几天就暂时是房间-Lab-东门(一排店铺)的三个点。这么冷的天气,都不大想到处乱走。明天胜娜会带我们到潮州去观光。他们说那边也是一样冷……要多穿两件衣服了。 星期天就会回去马来西亚(还是喜欢全名,大马好像不好写),晚上11:45应该会抵达KLIA。 这几天都没有拍到什么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我的新镜头:Nikon 35mm f/1.8G AF-S DX。 不会用啊…… >.

生命中的两种水是很重要的:水和水。(水和钱啦) 那个可以用来买东西的水,缺这种水的时候就能省則省,没水的时候还可以找人‘借水’。有时候还可以用来买那个真的水。 那个真的水就是H2O啦。水能做什么?这个有点烦,还不如想想没有水的时候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最怕就是一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家里的水供断了……我的早餐怎么办?我的脸怎么洗?牙怎么刷?头发怎么梳?晨尿怎么冲? 基本上我个人也很省水的,比如: 人肉洗衣机 – 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用水,最后一桶的水还可以留下来冲厕(我都是用两个桶来过两桶水的,然后就所有的水都可以拿来冲厕啦) 花洒洗澡 – 虽然没有那个一大瓢一大瓢冲在身上的爽感,可是如果让自己的皮肤感官大开,细细的感受花洒的水流过自己的身体…… 不过,以后我们可能会要用很多的那个可以买东西的水来买真的水。 ps: 我不会叫你少喝水的咯,身体的健康是很重要的。别听人家说不喝水和啤酒。

去梦游仙境

昨天,当我决定要提早下班的时候,突然想起晚上好像没有安排到节目,又不想在家宅。朋友1建议我去看戏。我本来就没有那个戏瘾子,到戏院看戏消遣从来不会自动的浮现在我脑海,除非是有其他人。 过了一会儿,觉得很多手头上的工作真的要开始交出给其他组员去负责,学习(是的,我呈辞了),所以我就自己去看看哪个戏院还有座位。虽然是我第一次自己上网预定戏票,没有莫名的兴奋,反而有点担心。 20:00,终于踏出办公室门口,匆忙的赶去Pavilion。选择爱丽丝是因为这是一个童话故事,我喜欢童话故事。加上三维立体版,电影院看就最好。 相信‘不可能的事件’。爱丽丝有六个,我?数不清,因为‘不可能’这个词,曾是我最无赖的借口。后来大部分都可能了…… “NO! I make my path!”,这句话当时在我脑里真的回响了好几次(没有夸张)……Make my path, I make my path, I want make...

每次听到这两首歌,都会希望没有人打搅自己,然后把声音调高。 一直以来都是不注意歌词的我,今天难得有点‘闲情’,便找了歌词。 Sing Along Song The Show 这两首歌是朋友挑选给我的mp3里找到的。会喜欢上这两首歌并不是歌词,而是它们的音乐和声音。 待我等下得空,就看歌词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