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香港

凌晨两点钟,在旺角区的其中一个酒店的房间里。 一美男轻微的呼噜声,他也应该很累了。还得谢谢他这段日子里的照顾。 第二次到香港,今天应该是第八天(如果没有算中间我随他们八卦到广州半天的话)。没有想过会待在香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 香港嘛,这次我还是都待在市区,都是MRT来来去去,也尝试过走过好几个MRT站。密集、高楼、绚烂、繁华,有点压迫感,这种感觉在吉隆坡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这次还没有整理好照片,今晚回去汕大后,明天应该可以上照片。 要睡了,5小时候要起身。

今天父亲节

一早心血来潮摇了个电话回家,另一头并没有接听。 浏览了多个网站,再看到谷歌和必应的图案,啊,今天是父亲节,我都忘记了。 三十年来记忆中并没有庆祝父亲节的点滴。我们家的老爸就是不愿让我们和他庆祝,就连他的六十大寿也没有提起。我真不孝…… 我知道你没有看我的博客,也知道不可能,我也要告诉你,老爸,父亲节快乐,你是最好的老爸。

一周

到汕大将近一周(4天4夜),正要度过第一个周末。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一点都不觉得已经4天了。在这里就是一直感到饿!分量就相当大份,可是就是很快就觉得饿。好事吧?Jerry说6个月内会爆肥,我就觉得不可能。 在想要不要替自己安一个英文名字。要不然他们好像不动要怎么叫我。 要尽快的熟悉这里的人文地理、交通等。总不能成天麻烦贴心男和Jerry。 他们在这里都很勤力的工作,我这懒虫啊懒虫…

Refresh

今天的行李寄失了,都是贴身物,除了我特地带到这中国的小学纪念册和别人的纪念品…… 现在随我的是电子器具和我的D300。所有咚咚都得重新设置。 也好,新环境,新气象,新事物。就别想这么多了,只是对人家的东西感到抱歉……

下一站

这几个星期来曾蒙家人和朋友的厚爱,过得很充实。 开始迈入下一站。说没有不舍得是假的,我到底还是个人。不过我知道下一站的我并不孤独,我会一步一脚印的走下去。

芯说

“你都唔认真打波geh,玩吓玩吓甘”你都没有认真打球的,玩玩下的 她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我也不会否认。几年前开始打桌球的时候,无名火就这么‘讲’过我。我并没有不认真的打球,但是我更想开开心心的打球。认真的我会使自己的得失心很重。 记得中学的时候弄裂手骨的时候,铁打老伯伯问过我:“你有参加比赛的啊?” “没有” “哇,没有比赛都可以搞到这么严重,去比赛不是更严重?” 这句话不是我的借口,只是我清楚我自己的目的。我去打球是要让自己运动,去见见朋友,出出汗,而且我不想再让自己受伤了。 “佢geh blog都好耐冇update”他的部落格好久没有更新了 这段期间,我都一直在考虑着《自言自语》的下一个方向,虽然每次最后都是没有方向就是了。有好多东西要写,可是不好写,有些话,已经开始不是能够随便的在自言自语出现了。我开始有些当心自言自语的下场会变成好些朋友的一样,完全转型,变成美食部落、科技部落的,搞不好,自言自语会封闭起来。 心里有两个打算,反正本身有注册好几个域名,还正在要考虑要怎么安排。 插曲: 一早看到一个老伯在路旁,被两个警察叔叔盘问。我看着那个被‘逼’停在路旁残旧的货车,有点好奇: 究竟是它超速了?还是它太残旧?还是老伯危险驾驶?还是有人还没有吃早餐?不懂,我继续开车上班。

过去一年的时段,我的轴心不自觉的悄悄变动,惊觉的时候也已经远离原点了。曾告诉朋友2两个星期内就能够把轴心给调整回来。的确,轴心是被硬硬的调整过来,只是过程有点痛苦和麻木。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和一个不相信我或讨厌我或不想见到我的朋友联络,不懂要讲什么”昨天这么告诉朋友1。对不起,我真的不懂要如何去和这类朋友交流……我不懂他们会不会相信我,也不懂该不该相信他们。这种关系,还能维持为朋友么? 已经厌倦公事上争论,只想好好的把知识传达出去。无力的感觉很重,没有得到力量配合的理想是很难实现的。只懂得迎合老板的经理先生,忽视接着来的后果。现在还不是搞到了自己和小组,我已经不懂要如何提升组员得士气,因为要维持都已经很难了。很多时候很想就这么告诉头头:“大家都是打工jeh,搵食而已。”但是不能这么做,不能把负面的思想影响到小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