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iPad

機緣巧合,有幸得到一部 pad pad。問我爽不爽?當然爽啦。一直以來自己都不怎麼願意花錢買這類型的咚咚,這次算是滿足了一部份的虛榮心。 短短兩個星期,我已經花了 22美元在工作、遊戲、文件的軟件…當然是遊戲佔了一半,呵呵。 現在在這裡,我臨睡前可以看電子版的漫畫(我還是喜歡手持書本),可以解解漫畫癮子啦。 9.7寸,很適合玩遊戲,不過不是那種賽車之類的。因為 pad pad 挺重,玩久了手會酸。不過那些 board game、strategy game、card game 還是很適合的! 我的 iPod touch...

语录

方便之门代表可以随便进进出出的 别做是一定会做的 要做不一定会做的 没说等于不知道 说了不清楚等于不需要知道 别人的咚咚可以尽情使用 还有空间就表示可以随手放下 别人不用,代表窝可以永远使用,然后慢慢变成我的 一个‘勿删’就代表永远不能删

你排过来这边啦

排队买饭的有大约10人左右,还有两个就轮到我了。 突然,旁边多了一对来意不善的一男一女,看样子应该不是学生。两个在那边用手指指指点点。然后用应该是潮汕话来和卖饭的阿姨说要这个菜要那个菜。 排在我前面的小妹妹有点‘无奈’的马上转移到旁边没有人在排队的‘套餐专窗’去。好啦,轮到我了,就让那个一看就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先拿菜。 我就和卖饭的阿姨说:“我要教师套餐,谢谢” 卖饭阿姨:“好的,让老师们先拿,你等一下” (哇~我突然间很感到很无奈⋯⋯) 我:“我也是啊⋯⋯” 卖饭阿姨:“哦,好” 然后自然就轮到我指指点点。 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那你就你排过来这边啦⋯⋯” 我没有看他,也没有睬他。 你要吃饭,学生也是要吃饭。学生们都有排队买饭,你这个为人师表的,这个摸样不觉得有点误人子弟吗?你们的‘文 日月 国家’怎么啦? 不过,我看到那个‘教室专窗’的标题,erm… 是否这个不觉得年轻却又不是老人家的阿姨老师是对的呢⋯⋯? 有点纠结的说⋯⋯

事件

曾告诉自己:“要更新《自言自语》” 然后就“erm…今天有咚咚想写” 接着“迟些写应该也可以” 后来“反正就一堆事一起写也好啊” 可是“什么事情应该写呢?” 就是“这些事情该不该写?” 不懂“标题该什么好⋯⋯” 发觉“erm…你好婆妈了” 好啦,咦咦哦哦了一段,可以写了⋯⋯ 可是心里想要看看戏⋯⋯

心情

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平静吧?不知道,毕竟刚刚才从赤红的波动线上慢慢的驯下⋯⋯ 有点饿了,要找吃的去⋯⋯

无聊聊天

听着友人给我的一个网络电台,和认识了三年的友人聊天。 她说我们俩人很无聊。无聊⋯⋯哈哈哈⋯⋯想了一阵,要怎么无聊的聊天? 无聊的聊经济?工作?政治?八卦?娱乐新闻?旅行?坏话?老板?上司?男人?女人?计划? 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无聊后而发生的吧?无心的力量,总会胜过那些假假有心认真的力量吧? 不知道,我的确有点无聊。

琐事

躲在怡保休息几天。原本打算捡苏杭游玩的照片,可是惰性大发,只看了少许。苏杭游玩的照片大约有15-20G(都是raw格式)吧,要在多花些时间,慢慢学习PS的功夫⋯⋯(感觉好像自己在找借口⋯⋯) “你一个人去玩啊?”“你不闷的么?” 有好些朋友逗著我问,当然是一个人去玩啦,要不然?苏州的第一天是一个人到处跑,接着在苏州好几天都有前同事和同事这群地头龙带我到处跑。所以也只有在杭州是一个人游玩。 今天妈妈要我去‘检视’那些n年前的书本杂志等,结果不小心发现了nnnn年前的日记!erm…依我估计,妈妈应该会‘瞄’一两眼,要不然怎么会‘堆叠’在我的那叠里头⋯⋯天啊⋯⋯我自己看到都会笑,看着以前追求和暗恋人的那种傻史⋯⋯哈哈哈哈 要快快把苏杭行的照片整理好,要不然,自己会越来越冷,又会把它们保存在照片硬盘里,没事都不会看的了⋯⋯

苏杭游:大误特误

0818(星期三)多么的日子~~ 一早八点多抵达汕头机场乘中国廉价航空-春秋航空到上海。 这次由于上海世博的关系,凡是进入上海江苏一带的,都得经过好几次的安检(安全检查)。我们很准时的登机,心想:“erm…还可以嘛,都挺准时的。”春秋航空的空间比亚洲航空的还要小了点。不过只是两个小时不到的行程,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登机了,然后机长说:“由于流量管制,还没有得到飞行许可”⋯⋯我们就一直等了大约40分钟,终于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了~! 第一误:飞机误点 不久,飞机下降了。“乘客们你们好,我们现在抵达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外面的温度是⋯⋯”浦东!我们是应该要要虹桥机场的,两个机场相差有整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第二误:飞机误飞机场(后来说是因为虹桥那一带有雷雨,机长决定停浦东) 接着,我们便去搭上海地铁。第二线,新开通不久吧?到上海人民广场要一个多小时,选了个好位子坐下,休息休息。大约驶过了5-6站,突然见几乎所有乘客都下车,我也不以为然,可能是很多人要到地方吧,上海嘛,人多。下一站的时候,心里觉得怪怪的,怎么地铁好像往另一个方向了??原来虽然是同一路线,可是要下车到另一个轨道上车才继续往市中心去⋯⋯结果我们花了两个小时多才到⋯⋯ 第三误:误地铁站 火车票,新空调硬座。 到地铁站了,这个时候大约是下午四点。我们先去排队买高铁(超高速,半小时内到苏州)的票,最早的列车是下午七点多。不行,走去买普通火车票,最早的列车是下午六点多(需要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苏州)。不行,在爬去开长途,没了。天啊⋯⋯又扛着行李走回火车站。啊!买到了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有一班列车! 第四误:误交通工具 接着,大约是七点多到达苏州火车站。火车站正在进行维修扩展,所以有点乱。自已又死不死忘记了要怎么从火车站到桃花坞国际青年旅舍。走来走去,看着那个公交站(那边是公共巴士叫公交)的路牌,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该搭那一班。结果雪芳让我问了一个‘业余’的摩托司机,让他载我到旅舍。原来那个家伙也不懂路,载我到附近,然后还得要我打电话给已经在旅舍等我的苏州朋友才盲中中的到旅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