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

上星期五晚上,朋友去世了。 昨天我知道原来他十年前得了癌症,(我看着屏幕看了 1小时)。 我想对这个亦师亦友的人,愿走好。感谢你在那段时间指引和教导,我想我会怀念你的笑声。

隱 子

前幾個星期衝動的去了參加 Microsoft China 所謂的技術大會。衝動佔了大部分,當時心裡想著的是:“能去就走!” 結果週末打攪領導們,等他們同意後,20小時內搞定了機票和住宿和工作安排。

追求 ● 心

暑假回到吉隆坡的第 3个星期,约了一群前前前同事来个每年的例牌小聚。这次约到了 10年后总算浦头的两个朋友。一个开了几家素食餐馆,一个算是我的半个同行。

呵呵呵

31 平方米。上面这个假假根据尺寸的平面图共占位 31 平方米。其实也无所谓把东西都收好箱子叠起来不用也能好好的住上。问题来了…… 有能叠箱子的地方吗?有能放我的书桌的地方吗?那个旧床垫有迹有磨损没有朔料包着…… 那个老伯伯基本上从一开门就根本不想和我说话,就直接 bla bla bla 的说一大堆,然后要我签名。估计我说了什么也没印象,也不打算理会。然后我硬是打断他的 bla bla bla, 我问能不能把三人沙发去掉,”不能,你自己解决吧。” 我能怎么解决?我不能丢掉,不能放到外面去被人拿去,冲凉房和厕所也放不进,阳台放了要怎么晒衣服?接着我说换个床垫吧?他连脸都没回没说的走了。呵呵…… 连煮水壶都是个连外貌都发黄的…… 我自知不是什么人物,也没有特别太大的要求,虽然校方好心的让我换宿舍,可是这个也太过了。一房一厅一浴室 变一房一浴室再变这个...

星期天。阴天。办公室。 “关老师,你在这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胡某的学生助理这么问到。 “我变宅了。”,我这么回答她。 呆在汕头也已经将近五年半了,这段时间最大的变化是,电话少了,短信少了。朋友都是 facebook 或 weibo 或 wechat 或 whatsapp 或 叉叉叉 上联系,工作上也没有啥要特别联系的,所以,电邮也少了。 虽然我还是管我的宿舍喊‘家’,可是对我来说,整个校园就像是我的上班的地方。去年还有经常跑去广州找她,今年基本没有怎么离开校园。 我这是选择性变宅的吧,我连相机都没有带出门了,只是有时候跑去天台看看风景和拍几张照片。 估计心情又回到去我刚出来工作的日子一样吧,渐渐的把宿舍变成一个只要能睡觉洗澡的地方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