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博客事务

距上一篇文章有一个月没有更新了。 每次睡觉前或洗澡的时候,脑袋瓜里总想到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有些咚咚还是藏在记忆的抽屉里吧,因为如果一直出现 Password Protected 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不再是一個人的生活了,傻豬的習慣還和我差不了多遠,得慢慢磨合。 繼去年的蘇州,今年的杭州,現在的上海,還有好多琳琳碎碎的照片要整理。也有好多的工作堵在我手上。加油加油加油! 杭州三人行。

Continue Reading

剛剛檢查了,還是無法通過學校瀏覽自己的≪自言自語≫。就不知道他們擔心些甚麼,我就只是個小人物,沒舍影響力,就該嘛要牆我。雖然是有好些解決方法,應該就是懶,反正就快要更新域名,很可能會換個公司,再看看吧。 幾個星期前,這裡實行一些條規,白天沒法順利爬網。也沒有甚麼不習慣的,只是有些時候需要半夜起身爬網找 solution,搞到那段時間有點日夜顛倒,雖然之前也是差不多一樣… 沒網的日子,影響最大的,還不是我的網上遊戲… 現在也漸漸的被我疏遠了… 昨天出糧了,才發現原來已經月尾了。又一個月過去了,多兩天是我到這工作一週年紀念(哈哈哈,在想要不要借機花費)。網購的次數也沒有之前那麼頻密了,只是偶爾他們有看到甚麼好用的,奇怪的,可愛的,順便買一買,就醬。 上個週末才從上海回來,感覺挺好,總能在這繁忙的城市找到一些讓自己覺得舒服的地方。或許心態不一樣吧,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厭惡這個城市。對了,抵達上海的夜晚,我們遇上了路邊的炒麵攤,味道很像很像檳城炒麵炒粿條!雖然是稍微鹹了一些,不過好懷念吖…

Continue Reading

test post

test test test

Continue Reading test post

继续梦 · 博|相信

PS: 我按下’Publish’后,他们统统被我叫醒⋯⋯yeah yeah~ 从惯例的庆功宴回到酒店后,汕头三猛男倒床就睡着了,呼噜交响团正‘热血’的演奏中。大家为这场‘呼噜交响团演奏会’公开练兵了好久,今晚终于演出了。 看着大马中文部落格祭长大,看着四年来四批的黑砖一一地送出,心里总是默默的高兴。嘿,又圆满结束了~筹委从再熟悉不过到新面孔的出现,嗯,the ball is rolling and growing。 虽然现在心情很平静的坐在酒店lobby上网,我知道我其实期待着第五届、第六届、第七⋯⋯ =D

Continue Reading 继续梦 · 博|相信

芯说

“你都唔认真打波geh,玩吓玩吓甘”你都没有认真打球的,玩玩下的 她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我也不会否认。几年前开始打桌球的时候,无名火就这么‘讲’过我。我并没有不认真的打球,但是我更想开开心心的打球。认真的我会使自己的得失心很重。 记得中学的时候弄裂手骨的时候,铁打老伯伯问过我:“你有参加比赛的啊?” “没有” “哇,没有比赛都可以搞到这么严重,去比赛不是更严重?” 这句话不是我的借口,只是我清楚我自己的目的。我去打球是要让自己运动,去见见朋友,出出汗,而且我不想再让自己受伤了。 “佢geh blog都好耐冇update”他的部落格好久没有更新了 这段期间,我都一直在考虑着《自言自语》的下一个方向,虽然每次最后都是没有方向就是了。有好多东西要写,可是不好写,有些话,已经开始不是能够随便的在自言自语出现了。我开始有些当心自言自语的下场会变成好些朋友的一样,完全转型,变成美食部落、科技部落的,搞不好,自言自语会封闭起来。 心里有两个打算,反正本身有注册好几个域名,还正在要考虑要怎么安排。 插曲: 一早看到一个老伯在路旁,被两个警察叔叔盘问。我看着那个被‘逼’停在路旁残旧的货车,有点好奇: 究竟是它超速了?还是它太残旧?还是老伯危险驾驶?还是有人还没有吃早餐?不懂,我继续开车上班。

Continue Reading 芯说

心里的魔鬼

“究竟是谁的心魔?” “这个《心魔》是讲什么的?” “结局究竟怎么样了?” 看完《心魔》后的例牌电影‘研讨会’中,都在问这几个问题。“心里的魔鬼咯”不懂是谁爆出了这一句话。呵呵,很直接嘛,心魔,心里的魔鬼,很合理,很简单,简单些比较好吧。觉得很奇妙,因为电影里都是熟悉的环境,SS2、TTDI 的那个天桥底、道地到连自己都忘记了究竟是不是这么说的语音等等。 心魔,每个人都有吧?我觉得每个角色都很含蓄的带出了好像很应该又好像不是的行为。 男主角的那个自小就失去父亲(跟自己阿姨跑路)的不平衡的童年生活; 妈妈护子心切的心情; 女主角有父母等于没有父母的感觉,想要有人宠爱重视的心情; 女主角父母的那种贪且不守信用的个性; 两个男主角的朋友的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 最后不小心陪女主角一起牺牲的那个死党的那种‘重义气’的却允许女主角的行为。 男主角妈妈说了一句:“mata要做野,点会捉唔到人啊”(警察要办事,哪里会捉不到人?)是不是在暗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是带有讽刺的成分?呵呵呵,这里,我笑了。 还自以为是的以为那个类似剪报的传单会是他的结局,结果仔细一看,不是。没关系,反正我会把结局想成是杀了人的该被抓。 后记:难得工作上偷得一点闲,写写昨晚看的戏。昨晚迟到20分钟,有很饿的感觉。原本还想告诉荣希我先自己去吃饭,不过,荣希还是不出所料的拿着票走出来接我进去看。虽然又冷又饿又湿的在冷冷的戏院里,可是还是尽可能的专心看戏。很不错的一部戏,无奈,miss掉了前面。有机会要补看……(不是去戏院咯……)

Continue Reading 心里的魔鬼

泰爽之旅

泰爽之旅的路程,两天两夜的行程。: 怡保 -> 吉打 -> 霹雳 -> 槟城 -> 吉打 -> 玻璃市 -> 吉打 -> 玻璃市 ->…

Continue Reading 泰爽之旅

大马部落 at House Of Buffet

在雪隆区生活了将近8年,正式工作后一直想要去吃buffet, 虽然自助火锅或自助铁板烧就吃好几次,仅仅的一次就只有去年去热浪岛晚上,和同事们去吃了一餐够够力的自助餐。这次,hanz的‘热情’通知,我们几个中断了某个广场的圣诞拍摄之旅,去享受在House of buffet 的 blogger’s night。 House of Buffet 就在Lowyat Plaza大门的旁边,Federal Hotel的后面。环境还相当优美,餐厅经理还很客气的招待我们一行5人,好好的介绍他们的食物。 在雪隆区生活了将近8年,正式工作后一直想要去吃buffet, 虽然自助火锅或自助铁板烧就吃好几次,仅仅的一次就只有去年去热浪岛晚上,和同事们去吃了一餐够够力的自助餐。这次,hanz的‘热情’通知,我们几个中断了某个广场的圣诞拍摄之旅,去享受在House of buffet…

Continue Reading 大马部落 at House Of Buffet

文化

谢谢ET的安排,祝你新婚愉快,性福快乐。

Continue Reading 文化

博客祭奠·三

三年了,这次特别轻松。逃避三年没有参赛,明年还不懂。头脑想不到什么咚咚,看些我拍的几张照片吧,其余的都是好几个人的杰作~。 KampungGirl 最后一次彩排 部落格祭奠的传统:现场RunDown…… Hanz昨天有没有发美梦? 死仔包得奖后,仰天大笑? 完毕后的传统,继续吹水……

Continue Reading 博客祭奠·三

看片 – 茨厂街

天后宫后,一行人安计划到了茨厂街。 这次,我不见了机车的钥匙,还好后备钥匙随身携带,要不然可麻烦了。只是,发现钥匙不见了的时候,拍摄的心情冷了一半…… 金,柑,柑,柑,柑,柑,柑……

Continue Reading 看片 – 茨厂街

看片 – 天后宫

我知道是有点迟,可是没关系啦,来看看。我是第一次到天后宫拍照,而且是第一次自己骑机车去,还要迷失路那个…… 同行的还有很多高手高手高高手,所以嘛顾着偷师,没有什么拍到照片。 早上大约九点钟,依稀还可以看见那个半月。

Continue Reading 看片 – 天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