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努力

两周没联系爸妈,果然在第十五天就电话我了。 聊了下家常,妈妈突然抱着抱歉的语气对我说,他们两夫妻没有给我们树树榜样,导致我们几兄弟姐妹现在这个现况。 当时也是懵了,erm… 看来我们还是无法让他俩老的心静下… 得再努力了。

新年

今天农历新年在马来西亚的时间只有 3周。 两周在家办家里事,听爸妈说话,带他们出门,加上前前后后病了4-5天,小叔新年前离开我们… 一周,几天在 Gan哪,几天在 胡某哪。 一天,在家放空 小叔,一路走好…

你睇你几恶啦…… 看来还是维持大魔王的形象比较好,毕竟这个大魔王有很多事情需要执行并负上责任,要不然事情乱了套还是这个大魔王来收拾。

周默

一个被(悲)催的日子。 – 早上出门前不断的被问出门没,在哪里 blablabla。结果就忘记了一卡通(学校的员工卡)落在了另外一个包。 – 借出器材的时候发现借机单没有填好,连基本的项目和导师签名都没有。当我问为啥让他去找导师签名的时候,他反问:“为什么在室内使用需要签名?” – 昨晚他们自己用的好好地 HDMI 线一早再接的时候就发现接触口松了…… – 还器材的时候,少了一张 SD卡,已经让他们慢慢找了,后来就越来越多声音:“是不是你没有借出啊?借机单是不是写多了?” 结果,我让他们滚了。 – 叔叔交通意外发生住了 ICU 两天,三天都来了,还没苏醒,头上开孔后脑压还是没下降……...

遥控车

不记得多少岁的时候就一直很想拥有一部遥控车,然而这部遥控车在我家鞋架旁边停泊了一个月都没有行驶超过2公尺。

IG

搁置 IG 好多年,近期开始慢慢捡回来放照片了。不过还是比较 slow 的人,毕竟人家都在 live 和 放 story mode 了,纯照片和一点东西都懒惰不写的人恐怕也没多少。

看看

今天走到宿舍对面看向宿舍长这么样子。 前两年宿舍对面动工建生物病毒研究楼,把那条原生的山路给封了。建好半年后,爬上去看了看宿舍的样子。erm… 还是没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