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

搁置 IG 好多年,近期开始慢慢捡回来放照片了。不过还是比较 slow 的人,毕竟人家都在 live 和 放 story mode 了,纯照片和一点东西都懒惰不写的人恐怕也没多少。

看看

今天走到宿舍对面看向宿舍长这么样子。 前两年宿舍对面动工建生物病毒研究楼,把那条原生的山路给封了。建好半年后,爬上去看了看宿舍的样子。erm… 还是没有感觉。

家 · 鄉

前些日子回了一趟老家—怡保。 載著胡某和一位零零後的小朋友風風火火的席捲怡保各大美食。 送他們到車站後,再緩緩的繞去以前常去的路邊檔口。恩,很多檔口都換人了,味道也不一樣了。畢竟,我也快要 40歲了,難道真忍心人家擺路邊檔擺40年咩…

捌月

不知不覺八月了。雖然整個七月過的挺難過挺忙心很痛,還是熬過了。 已經好久沒有互相聯繫了,這種突然從無所不聊變成沒有得聊得過程有點快,少了個知己少了個朋友。 一切總會過去的 今天看 Facebook 有人 post 了這句話,我其實挺想回他: 有多少個人可以選擇 ‘過去’ 得方法?

熟悉

在外工作8年,每次回馬來西亞都會有種緊張興奮的奇妙感覺,這次,有熟悉卻陌生的感覺⋯⋯ 是太久沒回家了嗎,還是心態不一樣了。 凌晨 3點,沒有睡覺的心情。

评语

注: 第一行:可以忽略 第二行:前十周是基础的 playground 联系…… 第三行:第一周能完美退课。 第四行:=.=”

最近几月都很烦躁,好事不比坏事多(好像很正常的现象)只是觉得频率有点高。且这些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和无法掌控,让我更烦躁。 本来家族的事情就不怎么操心,只是牵涉到自己父母就会手忙脚乱。不懂他们为什么他们会为其他家庭的事故而闹得不愉快,就当作让我们这些子女们添加多一些 whatsapp 会议的机会和话题吧。 嗯,今天她毕业了,记一下。